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大德仁心真典范 上善若水济苍生——记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东院范存义教授

2016-02-03 10:13:0839健康网
核心提示:他的临床经验像指挥家一样丰富,他的手术刀像古典音乐一样精准,他的人格就像那些音乐大师一样,饱含炽烈无私的情感!——摘自一位患者的感谢信

  史料记载,2000多年前,扬子江水出海后受海潮顶托,折旋而南,与钱塘江水在上海南汇交汇而成陆,故称南汇嘴。沧海桑田,“南汇嘴”的地理位置不断向东南延伸。如今的“南汇嘴”,围海造地后出现了一个被称作“临港新城”的城市!

  临港新城中最有名气的当属“滴水湖”!它是中国第二大人工湖。近正圆形,犹如一滴水,从天而降滴入人间,荡起层层涟漪!

  在美丽的滴水湖畔,座落着一家新建的“老医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分院——东院。说它是老医院,那是因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已经有112年的悠久历史。

  作为上世纪60年代世界首例断肢再植成功的发源地,作为我国断肢再植的摇篮,六院骨科孕育了多少杰出的专家,创造了多少惊人的奇迹。范存义教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刀,给的是情,做到了医者仁心济世人!

  故事一:骨不连女孩不再遗憾  

  13岁少女李凤(化名),拄着拐杖来到该院骨科,寻找医治自己右小腿的希望。当接诊的范主任卷起姑娘紧紧包裹的小腿时惊呆了:细细的小腿外面包着两片坚硬的夹板,由于胫骨骨不连整个脚左右、前后晃动着。范主任拿出皮尺一量:除了小腿膝外翻以外,整个右下肢居然短缩了15公分!

  原来李凤两岁时就出现了胫骨的先天性假关节,到各地医院做了好几次手术无果。父母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国内外著名的六院骨科,找到了范主任。

  范主任带着专家团队,采用带血管的游离腓骨移植的方法对胫骨缺损的李凤进行治疗。由于女孩患病时间太长,右侧下肢发育得不到应有的应力刺激,短缩的15公分在软组织充分松解后只能延长两公分。“不管怎样先让骨头长起来再说!”要让移植的腓骨与原来的胫骨长在一起,就必须把腓骨的血管与右侧小腿的血管吻合起来,由于小腿手术次数太多,应用支具与夹板时间太长,软组织条件相当差,找起血管来谈何容易!

  手术历时5小时,而单单寻找血管就花费了两小时之多,当在显微镜下把血管吻合接通,移植的骨头开始渗血了,手术获得了成功!

  两年后,来复诊的李凤已经丢掉了双拐,去掉了夹板,虽然右下肢短缩了13公分,但是她可以自己瘸着走路了。她又有了新的梦想:能不能让别人看不出自己的残疾?

  让短缩的下肢恢复长度!这是摆在范主任面前的又一个难题。要知道,正常人下肢超过两公分的差距,行走时就会出现跛行,13公分的差距行走时的步态就可想而知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同时延长大腿与小腿!由于小李的小腿可利用长度有限,范主任只能精确计算每一个钉的位置,在股骨与胫骨的骨膜保持完整的前提下进行截骨,然后安装上特制的延长支架,小李的右下肢以每天1毫米的速度延长着。

  3个月后,小李的双下肢长度就基本相同了,由于是缓慢的逐渐延长过程,小李没有感到什么不适感,她终于实现了自己象正常人一样的梦想。

  故事二:职业小提琴乐师的断臂再生  

  我们先摘录一段表扬信的文字——

  “因意外踏空,我从3米多高处重重摔下,造成左臂肘关节粉碎性骨折,骨关节碎得很厉害。意外发生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可我感觉到我的音乐生涯瞬间停顿了下来,几秒钟过后看着毫无控制能力而下垂的左臂,心想此生将要与我挚爱的马斯涅和帕格尼尼永别了。那种与厮守了几十年的小提琴,与我的信仰和职业告别的复杂情感和深深的痛苦,平常人也许永远无法想像。”

  这位突遭不幸的王先生家住昆山,当地医生见其伤情严重,建议他赴中国骨伤治疗技术最强的市六医院骨科治疗。王先生了解到范存义教授既是肘关节伤治疗功能重建方面的权威专家又是医院的行政管理专家,他经常与国内外同行进行技术交流,熟悉掌握当今世界前沿的骨伤诊疗技术。怀着忐忑之心,他慕名找到了范主任。

  因为伤情复杂,肘关节碎得非常严重,范主任花费3个多小时,用两块钢板、一根克氏针、多段钢丝内固定后,才完成了手术。

  好事多磨。因为王先生康复运动未到位等因素导致肘关节活动范围受限,左手摸不到自己的脸!作为一名职业小提琴音乐工作者“对自己无法再操起小提琴琴弓的恐惧甚至远远地超过了对身体残疾的焦虑。”范主任仔细地检查了王先生的手臂,安慰他说,他有信心让其重返舞台,让心爱的小提琴重新绽放出美妙的声音。

  范主任决定在给王先生卸内固定钢板的同时,进行肘关节松解手术。为了打消王先生的顾虑,范主任带着他的助手何劲详细解释了做肘关节松解手术的过程、成功的临床案例照片,相关情况以及手术材料的费用情况,征得王先生的同意很快确定了手术方案。

  范主任的“诚恳、热情、自信以及在全国权威媒体大量的正面评价使我心定了。我在中央电视台《科技之光》节目看过关于范存义医生医术的详细报道,我想:我应该像他们一样坚定,对未来充满信心。”王先生坦然接受了内固定接骨手术……

  一年后随访时,范主任担心骨接触面愈合不好准备再次进行矫正手术。这种谨慎负责的工作态度让王先生感动万分。事实证明,这次的再手术充分奠定了王先生手臂骨伤良好愈合的基础。王先生的手臂开始奇迹般地康复——功能自如!更令人欣喜的是手臂也没有出现一般手术后常常出现的麻、痛等神经损伤症状。以往演奏过的乐曲照常精确快速演奏,烟雨江南的音乐表演和教琴育人的舞台上,依然活跃着王先生的身影。

  “我真心敬佩范医生精湛的医术、充沛的体力精力和他常常放弃休息日的敬业仁心的工作态度。”“浸透了人生况味的音符像往日一样从我的手上流出。”王先生用表扬信表达着他的感激之情:“我感谢他们对我——一个以手臂为职业生命的小提琴乐师的巨大帮助。范医生治愈了我的骨伤,同时治愈了我的心伤。父母曾经给我一双健康手臂,虽然中经折断,而不幸中的万幸,是范医生又让我的手臂失而复得。我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古人云“大恩不言谢”。可我还是想说谢谢!谢谢上海六院的骨科专家范存义教授和您带领的一支业务精湛、为人友善的优秀团队。”

  一个回家路上的电话

  有一天的傍晚,忙碌了一天的范主任开着车汇入拥挤的下班车流中。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他赶紧接听:“范主任,这儿是抢救室。刚从舟山转来一位20岁的女孩,右小腿上部骨折,右脚的血运差,受伤已经6个多小时,您能来会诊吗?”。“好,我马上到!”范主任设法掉转车头回到医院。

  匆匆赶到骨科抢救室,只见一位花季少女正痛苦地躺在担架上,右脚裹着厚厚的纱布,长时间的剧烈疼痛和失血使她显得格外憔悴,身边的家属不断安慰她:“会好起来的,医生会有办法的,你再忍一忍,再忍一忍!”但这些却无法掩饰他们内心的不安与焦虑。一见到范主任立刻苦苦央求:“医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她才20岁,不能没有腿啊!”范主任一边安抚家属激动的情绪,一边仔细询问病情。

  伤者小徐是浙江舟山人,中午骑电动车时,被一辆公交车连车带人撞伤,当地医生对其伤口进行简单处理后,认为伤情严重,建议右小腿截肢。家属抱着一丝希望,决定转诊到以骨科闻名的市六医院。

  范主任小心翼翼地打开纱布,发现小徐右小腿上段的皮肤软组织有广泛的挫裂伤,右腿两条主要动脉(胫前动脉、胫后动脉)搏动不明显,右腿颜色苍白,且右小腿上段有明显的骨折征象。此时小徐受伤已有7个多小时,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及时手术使血管再通,她将永远失去右小腿!必须急诊手术。

  顾不上吃晚饭,范主任毅然换上手术服,投入到又一次的救死扶伤中。然而,手术并不顺利:术中探查发现其胫前胫后动脉均已断裂,断裂部挫伤严重,且被血栓栓塞。只能从对侧的小腿上取出两段静脉代替受损血管,使右腿及时恢复了血供。但5分钟后,由于失血过多,血管突然痉挛!经过输血和抗痉挛处理后,血运恢复正常。之后,发生了第二次痉挛。经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小徐的右腿暂时保住,被送到断肢病房进行监护。

  指针指向深夜11点,范主任担心术后出现血管危象,需要再次手术探查,便留守病房。最后,终于保住了小徐的右腿!

  6个月后小徐再次来院随访,其右腿已行动自如,徐妈妈激动地说:“感谢范主任高超的技术和高度的责任心,感谢六院骨科的医护人员,是你们给了我女儿重新生活的能力!”

  专家介绍——范存义

范存义

  骨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导,医学博士。现任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副院长,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常务副院长,上海市四肢显微外科研究所副所长,上海交通大学创伤骨科研究所副所长。在国内外杂志发表文章50余篇。先后荣获上海市医学科技三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上海市教委二等奖,中华医学会第十届中青年优秀论文三等奖,中华医学会显微外科分会中青年优秀论文二等奖,上海市手外科学会第一、二届中青年优秀论文一等奖,1999年入选上海市“医苑新星”培养计划,2005年度上海市徐汇区“十佳青年”,上海市科教党委抗震救灾优秀党员。

  现任中华医学会手外科学分会常务委员,上海市医学会手外科专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协会肢残委员会委员。《中国矫形外科杂志》编委,《中华创伤骨科杂志》编委,《中华手外科》杂志编委,美国《Microsurgery》杂志编委。擅长肢体肢体复杂创伤,周围神经损伤骨髓炎的治疗。在肢体骨不等长与骨不连、骨外露、腕与手部疾患的治疗,特别是肘关节僵硬的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需门诊时间:周一上午)(通讯员:顾海鹰)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