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大疫,都会崛起新的王者
从2020年伊始,中国人民笼罩在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阴影下难得安宁。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阿比朵尔”、“达芦那韦”、瑞德西韦,以及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疗法等等新型“特效”疗法相继问世。人类历史长河里的每一场抗“疫”战,都会涌现不少抗疫王者,而这一次对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谁又是真正的王者呢?
2020-02-17

从2020年伊始,中国人民笼罩在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阴影下难得安宁。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阿比朵尔”、“达芦那韦”、瑞德西韦,以及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疗法等等新型“特效”疗法相继问世。人类历史长河里的每一场抗“疫”战,都会涌现不少抗疫王者,而这一次对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谁又是真正的王者呢?


  撰文 | 季媛媛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疫情如同一把死神的镰刀,一直高悬于人们的头顶上,每次爆发就是一场灭顶之灾。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也是纠缠了千年之久,一次次谱写出了流血的抗争史,走出了悲壮的征途,完成了铁王座的争霸赛。



  疫情肆虐之下,“特效”疗法全面开花


  人类与病毒的抗争一直是社会发展的一大命题。埃默里大学的全球卫生医学教授杰西卡·费尔利说:“SARS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它证明了各种公共卫生干预手段能有效地阻止疫病暴发。”


  谁也没想到,在17年后,2020鼠年伊始,同一类型的病毒再次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席卷整个中国。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16日16时22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收到31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新冠肺炎病例68589例,累计死亡1666人,现有疑似病例8228例。


  眼下,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远远超过2003年SARS确诊病例。世界卫生组织(WHO)更是向全球通报:中国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在疫情爆发后,全国上下都投入到这场战“疫”,所有人也都手足无措,于是,人们第一直觉是寄希望于特效药的研制。在此期间,各大药企也众志成城投入临床研发的队伍之中,期待为疫情找寻最佳“解药”。




  而在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发布一则针对新冠肺炎的好消息。


  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现中显示,“阿比朵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著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另外一种药物“达芦那韦”则是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


  这一研究成果,让原本无药可救的“新冠肺炎”患者看到了一丝曙光,也让生产拥有盐酸阿比多尔的原料药和盐酸阿比多尔片的江苏吴中医药集团股价实现连续4个涨停。


  在一天后,民众又迎来一大重磅消息。2020年2月5日,吉利德科学公开表示,吉利德已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支持对“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感染者开展两项临床试验,以确定瑞德西韦(Remdesivir)作为潜在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两项临床试验均在武汉进行。


  所谓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一种在研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尚未在全球任何国家获得批准。瑞德西韦(Remdesivir)在体外和体内动物模型中证明了对MERS和SARS病毒病原体的活性,它们也是冠状病毒,在结构上与2019-nCoV类似。针对MERS和SARS有限的临床前数据表明,Remdesivir可能对2019-nCoV具有潜在的活性。


  正当民众欢呼雀跃将瑞德西韦请上神坛,谁也没想到,几天后又有新的疗法降临。在2月13日晚,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公开呼吁: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张定宇表示,康复者体内的中和抗体,对于仍在病程中的患者可能起到作用。同一天,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宣布,2月8日,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患者超过了10人。


  你方唱罢我登场,仅仅1个月的时间,新冠肺炎抗“疫”战引来了无数“特效疗法”。一时间,民众更不知,究竟哪一个专家说出的哪一种新疗法才是当下最有效的救命药。





  王位争夺战背后,新疗法“特事特办”真有用?


  在暴虐的新冠肺炎面前,中国人虚弱得可怜濒于全面崩溃,人们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放在“特效药”身上。他们祈祷尽早会有“王者”降临救他们于水火,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但凡专家公开声明“XX药物或疗法治疗效果明显”时,他们总会觉得希望已至,居家隔离期不远。


  但也正因为如此,各种争议也不断。以血浆疗法为例,根据广东省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乔贵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武汉一线专家在新冠肺炎患者身上分离出了特异性抗体,且用这一抗体治疗了10个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从目前情况来看,治疗效果明显。


  “在我看来,这一消息非常让人振奋,我认为这一疗法可以秒杀所有在研药物,包括瑞德西韦、中成药制剂、维生素类药物等。”乔贵宾主任解释道,以中成药制剂为例,药物的作用机制主要用于改善人体免疫力,依靠自身的免疫力杀伤病毒,瑞德西韦主要用于抑制病毒繁殖以及核酸合成,维生素类药物主要用于提高人体全身营养状况以提高免疫力。所以,这三类药物并不能直接杀灭病毒,相反,特异性的抗体可以直接杀灭病毒


  据公开资料显示,血浆疗法确实是人类防治传染病的一种重要方法,在很久以前人们就发现,感染过某些传染病而又幸存下来的人,能对再次感染产生一段时间的免疫力,有时甚至是永久性的免疫。例如,抗蛇毒血清,从动物血浆中提取出的免疫球蛋白,供人类在治疗毒蛇咬伤时使用。只不过,抗蛇毒血清使用的是动物血浆,而此次血浆疗法是采用新冠肺炎阳性抗体康复患者的血制成特异性抗体的血浆,再用于临床的治疗。


  从医学的角度可以如此解释:每个病毒的表面有很多具有特异性的凸起的蛋白质和各种分子。而每种病毒表面的这些物质都具有差异性,当病毒进入人体内以后,会激活人体免疫系统,此时,免疫系统就会产生具有特异性的抗体,专门针对抗原的分子结构。从而导致抗体与抗原结合诱发一系列的免疫反应,激发人体对病毒的杀灭作用。所以,这种特异性的抗体可以直接杀灭病毒。


  在专家为血浆疗法背书后,目前,康复患者血浆疗法被认为是最新的“特效疗法”,已经由官方正式推荐应用


  但针对这一疗法,也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了质疑。在他们看来,这一疗法的应用对象仅仅来自武汉区区10例重症患者的观察,没有对照,没有入组的标准说明,也没有可信的终点指标,因而,这种“疗效”在循证医学里连最低级别的证据都算不上


  此外,根据以往案例,在埃博拉和流感等疾病的多个国际大型研究中,血浆疗法早已被否定。理论上,血浆疗法如果有效,是基于康复者血液中的抗体,是特异作用于病毒,那么,只有早期轻型时应用才会有效果。等到危重时,病毒已经不是问题,抗体对付不了严重的炎症反应。


  血液的安全性和可及性也很难保证。这一种既往被证明无效的安全风险高的疗法首先需要进行严谨设计的临床研究,确保受试者的安全,然后才能宣称“有效”,然后才能推荐用于临床。


  不幸的是,眼下,所有的流程都被“特事特办”了




  应对新冠肺炎,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正如比尔盖茨曾经在一次演讲中公开所言: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几十年里可以杀掉上千万人,最大可能是某个高度传染的病毒,因为我们在防止疫情的系统上投资很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一场大疫情的发生。


  实际上,经过多番信息轰炸后,民众已经不再盲从科技或者医疗,他们看清楚了:当疫情来临后,大多时候是资本和行业从业者在搅动市场;眼下,各方的信息点也让人认识到一个事实:就目前而言,科学界和专业医疗领域都没有达成一个完全统一的认识和手段。对于新冠肺炎病毒,医学界还处在每天增加对它突破新认识的阶段


  所以,在39健康网看来,寄望于目前立刻出现能够应对疫情的特效药几乎是不可能。毕竟,对病毒今天的认识,在极端情况下明天就会被推翻。就以在疫情期间掀起波澜的“神药”双黄连为例,1月31日,《人民日报》披露称:武汉病毒所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的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室体外试验证明,双黄连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作用,下一步还需通过进一步临床研究来证实。


  消息一出,直接导致全国双黄连线上线下瞬间断货。其实,查阅药品说明书可以发现,双黄连是由金银花(双花)、黄芩和连翘三味中药配伍而成。中医认为,这三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表里双清的作用,但是否真的有效,目前说法不一,但凭《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文中的内容显示,起码对于普通健康的老百姓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此外,验证药物对病毒是否有效需要一定的步骤:第一步,通过体外药物和病毒相互作用,看是否有杀病毒的作用;第二步,对有病毒的动物进行体内试验,观察药物对病毒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第三步,在临床上给予正常人群药物,看药物在人体代谢的过程和是否安全。


  不难发现,直至第三步才最终运用到患者身上测试安全性和有效性。而从上述描述中也可知,双黄连口服液目前尚且处在药物研发的第一步,距离证明它的有效性和剂量安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接下来还有多少新疗法会被推翻,实在说不准。



  但目前明确的是,每个新疗法要想被运用于临床必须需要足够的依据、临床试验和时间。据公开资料显示,许多药物从运用于患者,从研发之日算起,超过十年的更是常态。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医药界的研发现状而言,很显然,目前尚不存在这样的可能。事实上,截止发稿前,对于新冠肺炎的应对之策,医学界普遍觉得做好个人防护,增强免疫力才是最为关键。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戴生明也建议,当前,并不存在所谓特效药,只能提高预防意识,加强自我防护,特别是有其他疾病的患者,抵抗病毒的能力较正常人低,更应该小心谨慎。“一方面,大众应该提高病毒预防意识,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外出,避免和去过疫区的人接触;另一方面,实在需要外出就诊的患者,在此期间应避免用手触碰口罩和眼睛,避免使用手机。尽量减少陪同就诊的人员,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


  而对于疫情的防护,近日,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发布通知,为更好地应对即将到来的返程、复工复产密集人流,决定充分发挥中医药在防控新冠肺炎的优势,制定中药预防处方,供全省预防使用。


  也就是说,中药预防新冠肺炎很大可能将成为下一阶段的一大趋势




  回顾人类历史长河中,那些抗疫情王者


  除了新冠肺炎,人类还经历过鼠疫、H1N1、甲肝、非典……回顾人类与病毒斗争的历史,我们不得不赞扬那些为人类斗争提供战斗武器的王者们——各种抗病毒药物的出现,如同大地初开的第一缕曙光,让人类终于有机会扼住病毒的咽喉。


  例如,抗菌药物出现,使得整个欧洲免于消失。文艺复兴时期,面对鼠疫,人类陷入了恐慌。有人说,瘟疫是蒙古人围攻贸易城市法卡时,用投石机把患者尸体投入城市造成的大规模流行;有人说,老鼠乘帆船跨过英吉利海峡;还有人说,那是人类的堕落引来的神明的惩罚,用镶有铁尖的鞭子彼此鞭打。


  直到1935年,以磺胺和链霉素为代表的抗菌药物的出现为治疗鼠疫立下了汗马功劳。磺胺是在1935年之前,人类对细菌性疾病,除了血清没有良药可用,但该药物的出现让鼠疫有了特效药,死亡率大大降低。


  如今,鼠疫的治疗仍以链霉素为首选,为了达到更好的预后,常常联合其他类型抗生素,如喹诺酮、磺胺等。百年后,人类终于征服了鼠疫。


  鼠疫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传染性疾病之一,就像一个高调的杀手,谁也说不清如果没有抗菌药物的出现,人类会经历怎样的浩劫。相比之下,另一个传染性疾病相对比较低调,它就是流感。


  有人说,患上了流感才能深切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常。流感是世界上最严重和普遍的传染性疾病之一,严重威胁公共健康安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每年,季节性流感在全球范围会引发300万-500万人出现相关严重疾病而住院,并导致29万到65万人因此死亡。而一次全球范围的大流感甚至可能导致数百万人丧失生命。


  在与流感抗争的过程中,人们哪怕拼尽全力也有不能挽救的生命,也见证无数次的生离死别。好在,进入新世纪后,流感的威胁大大减弱,已不再造成大规模死亡,而这主要归功于两大功臣:流感疫苗接种抗流感药物磷酸奥司他韦(商品名“达菲”)的面世。


  流感疫苗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使用。当时,疫苗种子病毒是以密歇根大学Maassab及其同事于60年代研制的流感减毒疫苗冷适应株为基础,该疫苗株也是目前美国批准使用于5~49岁年龄组的季节性流感疫苗Flumist的基础。


  至于达菲,这款药物是在1997年3月开启1期临床试验,在瑞士跨国制药巨头罗氏资金和技术的支持下,投入5-10亿瑞士法郎,于2000年上市。而在达菲上市后的第一个流感季期间,其销售额约为1亿瑞士法郎,占市场份额70%,自此,成为人类抵抗流感的重磅武器。



  原本人们以为鼠疫的出现,流感的爆发都是致命的杀手,但直到2003年非典(SARS)的出现,才让人第一次见识到了病毒的厉害之处。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曾在公开演讲时如此介绍:当一个新的病毒来到人世间,你对它的抵抗力完全依靠人体的免疫力。而当一个新病毒到达人体的时候,人体产生的免疫力不会立刻起作用,因为人体所有的细胞对新病毒没有记忆,所以,这个时候需要人体与此进行斗争。


  在与SARS斗争的过程中,人类可以说是毫无招架的余地。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全世界SARS感染的总人数为8422例,死亡916例,死亡率为10%。而与其他疫情不同的是,至今,人类依然没能找到应对SARS的特效药


  其实,不仅仅是SARS和新冠肺炎,在短时间内,无论是哪种病毒或疫情,都难以找到合适的应对药物或能够发挥较大作用的应对之策。抗病毒的故事也不仅仅是医学故事,对人口、经济、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是人类的公敌,也改写着人类的历史。


  此次新冠肺炎来袭,最终人类能否找到所谓的王者全身而退?39健康网将持续关注!




  参考资料:

  [1]. 流血的人类抗病毒史.虎嗅

  [2]. 上海传染病权威专家张文宏预测:关于疫情的最坏结局,你需要知道.洞见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微信图标
微博图标
分享
季媛媛
新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