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肝入子腹 活体肝移植点燃第二次生命

2010-8-3    39健康网    麦迪哥

  坐在病床上的小勇眨巴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精神不错,他正数着自己出院之后想要干的几件事情。

  这个依然略显消瘦的孩子计划着想要去游泳、想迈出步子去旅游、想要重新回到阔别已久的课堂上去读书。这是一个15岁孩子在大病初愈后的简单梦想,单纯而无杂质。

  谁也没法想到,眼前这个对未来满怀希望的男孩,却在将近五年的时间里,时刻同死神进行着斡旋。孩子的母亲李女士坐在一旁,看上去情绪淡然,但依然在口罩之上的那双眼神里透露出欣喜和疲惫。

父肝入子腹 活体肝移植点燃第二次生命
身体里留下了父亲肝脏的小勇跟母亲李女士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晴天霹雳:少年突发罕疾 两次手术依难能治愈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2005年8月之前的小勇一家,可以说是沉浸在幸福的蜜缸里:父亲易先生有着自己的生意打理,因此一家人在经济上还算生活富足,儿子小勇聪明懂事,学习成绩更是出类拔萃,母亲李女生则专职安心照顾家庭,是主内的好手。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如同天底下所有幸福的家庭一样。

  然而,幸福的节奏却在5年前的那个暑假被彻底打乱,一家人快乐的脚步因为一次变故骤然停止。小勇的身上突现不同于正常人的疾病症状:皮肤变黄、小便发黄、周身皮肤无故瘙痒,李女士带着儿子辗转于广州市儿童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得到的最终结果却是这对父母无法面对的:肝门部硬化性胆管炎。小勇于是也因为自己的突发病情彻底告别了他所熟悉的同学和校园。彼时,他刚刚上到小学五年级。

  在中山二院肝胆外科专家区庆嘉教授的建议下,小勇父母同意了先用手术的方法对儿子进行治疗:将肝门部肿物切除。尽管手术相当成功,但却无法彻底治愈小勇的病情。术后三个月,他的病情开始反复,再次出现了黄疸。万番无奈之下,第二次手术势在必行。这一次,医院对他进行了肝门部胆管手术,让小勇的病情在一段时间内得到了控制和稳定。

  好景不长,这样的有效控制只维持了两年时间。到了08年10月,小勇再次出现了反复黄疸发热。不得已,医生只得采用介入治疗方式放置皮经肝胆道外引流管,通过外引流方式引流胆汁,还需不断反复进行胆道冲洗。

  十几岁的孩子,就这样带着一根胆道外引流管生活了1年多,可却仍然阻止不了病情抽风似的反复。病魔在蚕食着这个年轻的生命--硬化性胆管炎已发展成了胆汁性肝硬化。那时的小勇,体重已经降到了35公斤。

  重燃希望:救子心切5页长书溢母爱 父肝成功配型将入子腹

  “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粒是什么滋味。”用《阿甘正传》里这句的经典台词来形容小勇一家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恰如其分。

  天无绝人之路。在治疗中被逼上了绝境的小勇终于迎来了一丝曙光,幸运的他,无疑是没有被命运之神遗弃的。中山二院区教授深思熟虑之后,让其弟子带着详细的病历和病人找到了个广州军区总医院肝胆外科移植中心霍枫主任进行会诊。在详细的体检和查看了所有检查结果之后,霍主任和区教授在治疗方案上最终定板:换肝!

  “不做(肝移植)的话,孩子没有办法生活下去,无论出现多大的风险都一定要做,但我们一定会将风险降到最低。这是最后的生路了。”霍枫主任斩钉截铁地说。

  小勇又有了治愈的希望,这在李女士和易先生眼里是个莫大的好消息,他们立马决定筹钱给儿子进行肝移植。可是,具体情况却又不像夫妻俩预期所想的那样乐观。

  在广州军区总医院的入院检查中,小勇被查出除了硬化性胆管炎、胆汁性肝硬化外,还合并有ɑ-中度地中海贫血和遗传性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用霍主任的话讲,这两种病症会因为手术、创伤、感染和药物导致病情加重,甚至出现溶血和大出血的危险状况。查阅国内外文献,至今为止也未见有关这样的病人进行肝移植的报道。另外,因为小勇之前的频繁手术,导致腹腔内组织粘连,已经完全没有了正常的解剖结构,这无异于又增加了不少手术难度。

  除此之外,肝源问题是重中之重。即便已经选择了肝移植手术,可是如果始终没有遇到合适的肝源,按照目前小勇的情况来看,是等不了的。情急之下,霍主任建议对小勇进行活体肝移植。

  尽管广州军区总医院之前做过250多例肝移植手术,可这活体肝移植还是头一遭。霍主任此刻的当机立断给了小勇父母强大信心,两人同时表示愿意将自己的部分肝脏捐献给儿子,李女士唯恐自己的捐赠请求不被接受甚至写了一封长达5页的亲笔信,将自己愿为孩子捐出肝脏的愿望表达到了极致:“移植手术一旦不成功,我不想让丈夫的身体再受到伤害。”在希望背后做最坏的打算,只因为任何一个女人难于承受身边接连的打击。

  令李女士失望的却是,自己由于身体原因并不适合成为孩子肝脏的供体,检查评估之后,霍主任认为孩子的父亲更加适合。

  一个带生存希望的结果,一个不尽人意的过程,两股力量像麻绳一样缠绕起来,纠结在李女士心头。

  手术现场:17小时持久战 15年后父肝换子二次生命

  2010年7月11日上午九点整,这对小勇一家来说是个历史性的时间点:广州军区总医院肝移植中心手术室,父子俩被一前一后推了进去。手术室外,只留下了忐忑的李女士和其他20多位亲属。没有人能完全确保今天的手术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也没有人能够有十足的信心确保手术能够完全获得成功。

  小勇的情况是特殊的,这让此次的活体肝移植手术绝不同于往昔其他医院的任何一次:因为腹腔内组织粘连和多次手术让正常解剖结构被破坏,小勇的肝脏切除过程比一般肝移植病人要复杂得多。为了完整正确的切除,专家们采取了先将小勇病变的肝脏细心游离。直到中午12点才确认可以将其切除,此时便开始进行切取小勇父亲的左半肝手术,父子俩的切除和切取过程并非同时进行。

  因为此前检查出小勇还患有ɑ-中度地中海贫血和遗传性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术中术后都可能出现溶血、大出血等情况,并极有可能因为手术、创伤、感染和药物对身体造成进一步伤害。为了万无一失,广州军区总医院输血科动员了医院工作人员为小勇献血,甚至连血液科主任也来到了手术间严阵以待。

  7月12日凌晨两点半,在经历了长达17个小时的“鏖战”之后,易先生的二分之一肝脏终于成功移植到小勇体内。15年后,一个父亲用半块肝脏换来了儿子的第二次生命。手术宣告成功的那一刻,等待在手术室外的一女士也终于能够长嘘一口气了:她盼来了那个想要的结果。

  如今,易先生的肝功能已经恢复到正常,于两个星期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生意场上。父亲的肝脏在小勇的体内开始蓬勃生长,目前肝功能也稍显正常。霍枫主任预计:3-6各月小勇体内的新移植肝脏就能够达到原来的体积。在术后的检查上,专家建议小勇每个月还是来医院进行一次复检,情况逐渐稳定之后可减少其检查频率。

  一周后,小勇就将走出医院。病床上的他在回答“什么是以后最大的愿望”时脱口而出:“赚更多的钱照顾好爸爸妈妈。”早已回到东莞家中开始正常工作的父亲虽此刻不在身边,相信他也能在这一瞬感受到,一丝欣慰淌过心头。

39健康网( 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张弛 通讯员:欧阳红  曾顺香)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