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时下最受欢迎的空气刘海,唇上一抹樱桃色,身穿粉红色的泡泡袖上衣、荷叶边牛仔裙,手拿粉红色的手提包,连手机套都是粉色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粉红少女竟是从事护理工作5年的病房护士。

  17岁的少女正值花季,本应在父母的怀抱中慢慢品尝成长的滋味,而来自贵州的罗稔怀揣着对护士工作的憧憬,只身来到羊城广州,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待便是五年。90后,总是容易被冠上“娇惯”一名,而罗稔用她最擅长的坚持和微笑,融化了一颗颗脆弱、迷茫的病人心。

  误闯入行

  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家里没有大人照顾,罗稔5岁便早早入学。父母工作城市变换,罗稔的小学、初中生活也一直周转在贵阳和毕节两市。或许由于这样的成长环境,罗稔从小就学会了独立生活,照顾自己,对大城市自由生活的向往也悄然滋生。

  罗稔从没想过自己会跟护士、医学沾上边,14岁初中毕业后,罗稔面临了人生第一次重大选择。家人认为医学职业十分崇高,罗稔性格又比较细心、安静,罗稔便随家人意愿报读了护理专业。

  误闯入行,罗稔并没有如想象中喜爱护理这门专业,特别是刚入读的第一年,正值叛逆期,学校的理论知识又十分枯燥,罗稔对父母当初这个选择开始有了抵触。

  命运的转折出现在两年后的实习期,罗稔随学校安排在贵州一家大医院实习。一接触病人,她发现护理工作并非如课堂上那么枯燥,形形色色的病人让她开始对护理工作有了兴趣,并深陷其中,她庆幸当初抵触情绪泛滥时仍然坚持了下来。实习结束后,向往大城市生活、期望挣脱父母怀抱的她毅然敲了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大门。

  90后独生女不被看好

  拎着一箱行李,罗稔便踏上了南飞之路。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暨大附一院的几轮面试上,90后罗稔直率、大方的精灵形象让面试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顺利进入了暨大附一院的胃肠外科作为护理员开始工作。

  然而,与同期几个刚工作的同事相比,90后独生女的罗稔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科室几个资历深些的护士直言:“我们以为你一个星期就待不下去了。”她们没料到,这个90后独生女并非如想象中娇惯。

  科室里,虽然作为护理员的罗稔不能接触与诊疗有关的工作,但常常把笑容挂在脸上的她十分受患者欢迎,两颗会笑的眼睛、几句甜甜的问候让不少患者感受到她的真诚与用心。“虽然从事护理工作,经常会有不被病人甚至社会理解的时候,但我爸从小就告诉我,既然选择了,就必须要坚持。”当初以为一星期都待不下去的她,一坚持就是两年,两年后罗稔顺利成为一名真正的护士。

  在琐碎中体现价值 做一个有爱的人

  在暨大附一院5年,罗稔没有放弃学业上的追求,攻读完大专学历后,现在的她准备报读本科,“学业上的努力是为了能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这样才能更好地护理患者”。从护理员到护士,罗稔坦言,她最大的成长除了专业上的提高还有学会了感恩和爱。

  从事护理工作后,罗稔发现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无论男女老少、贫穷富贵、职业高尚与否,一旦被病魔“盯上”,他们都是脆弱的,安全感为0,护士一个小小的细节都会影响他们的情绪甚至治疗。“书本上我们只注重关注患者病情体征,而实践中除了病情的护理还要有心理的护理,特别是情感上的关切与支持。”

  患了直肠癌的刘老(化名)平时与儿子搭不上几句话,加上老伴回老家,他入院后就做好了独自过夜的准备。傍晚,一个笑容灿烂、眼睛扑闪扑闪的护士进入了他的病房,除了给他查房,还与他交谈许久。得知刘老入院当天就无人守夜,刚好值夜班罗稔有空便到刘老病房查看,陪他说说话。隔天,家人到医院看望,刘老对罗稔赞不绝口,情绪也开朗了不少。

  罗稔的人生信条是做一个有爱的人。“护士,是一个特别需要爱的职业,”罗稔说,护理工作十分繁琐,但一个简单的细节都会对患者造成意料不到的影响,怀揣着爱去从事护理工作,病人才能受到感染,医护工作才能事半功倍。

  编者按:护士这一职业,常常被误解为把屎把尿的工作,被患者看轻,不少家长也不愿意让捧在掌心的孩子去从事这样的职业。然而,世上本没有不劳而获的工作,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其背后的辛酸和痛楚,每一个勤恳工作、全心付出的护士都值得被认真对待。

  (通讯员:张灿城)

5, 1, 20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