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七旬老人2次射频消融心悸复发,医生妙手解顽疾

2021-07-27 16:02:5839健康网
核心提示:对于像严姨这样已经进行过两次射频消融并复发的患者来说,由于其心房可能遗留多处手术瘢痕,房扑折返机制会十分复杂。

指导专家: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书记、心血管内科主任王景峰 教授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内科主任,心律失常中心主任谢双伦 教授

73岁的严姨因反复心悸前往医院就诊,并于日前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内科接受了一台“特殊的手术”——该院王景峰教授、谢双伦教授团队在为其进行手术的过程中,房扑情况“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在团队的坚持和奋战之下,这台耗时7个半小时的手术终于将反复困扰严姨3年的房扑终止。

两次射频消融后心脏已有多处瘢痕,七旬患者心悸不止赴穗求医

据严姨介绍,她在3年前因确诊阵发性心房颤动在当地医院进行了“房颤射频消融术”。术后1年多,严姨再次因为心悸在当地医院复诊,心电图提示出现了房扑,当地医院认为房扑与上次射频消融所形成的瘢痕相关,因此又为其进行了“房扑射频消融术”。

1个月前,心悸的症状又再次“找上门来”,多种药物治疗无效。心电图提示,严姨的房扑又复发了,心室率达120-140次/分。几经打听,严姨慕名来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就诊。严姨了解到,在医院党委书记、心血管内科主任王景峰教授带领下,该院心律失常团队对于复发性房颤/房扑治疗有丰富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这也为她彻底摆脱“心悸”带来了希望。

据谢双伦教授介绍,对于像严姨这样已经进行过两次射频消融并复发的患者来说,由于其心房可能遗留多处手术瘢痕,房扑折返机制会十分复杂。

一边是效果不佳的保守治疗,一边是过程复杂、风险较大的介入手术,考虑到严姨已经出现心脏增大,久而久之还会引起心功能不全的严重后果,团队经过充分讨论和与家属商量后,决定在王景峰教授指导下,由谢双伦教授为患者实施第三次射频消融,并在术前制定了周密的手术方案。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团队坚守七个半小时解决了“顽固”的房扑

手术如期进行。谢双伦教授在为严姨进行了详细的左房基质标测后,发现严姨的左下肺和右上肺、右下肺的肺静脉电位均恢复(复发的根源之一),前壁有大面积瘢痕区。手术团队将严姨左右肺静脉电位重新隔离,并判断其为二尖瓣峡部依赖的房扑,进行了Marshall静脉酒精消融。

手术进展顺利,房扑一度终止。然而,另外一种新的房扑突然又出现了:新的房扑周长和顺序开始不断变化,确认心律失常关键环路十分困难。

此时手术已进行了五个小时。

“我们全都坚守在那里(手术台上),多次细心研究折返路径,始终不放弃。”经过手术团队的精密配合,终于标测出严姨的情况是房扑折返在左右两房之间。

机制明确,剩下的就是“有的放矢”。团队在右肺静脉顶部巩固消融后,房扑骤然终止。

“房扑终止的一刹那,所有的疲倦和艰辛都一扫而空。”谢双伦教授说道,最终手术历时约7个半小时,结束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点半。经过数天的观察和治疗,严姨的各项生命体征均良好,已于近期出院。

王景峰教授指出,复杂心律失常,如外科术后房颤/房扑、复发的房颤/房扑,其机制多为手术所产生瘢痕介导的折返性心动过速,也可能有心外膜机制参与。发作时心室率一般较快,药物治疗效果不佳。除了心悸症状明显外,还会导致心律失常性心肌病、慢性心力衰竭和窦性停搏。其治疗首选是导管消融治疗,但这需要经验丰富的心电生理医师和团队的支持。

(通讯员:黄睿、张阳、陈煜阳)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