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一次晕厥可能丧命!找出“致命元凶”,医生为老伯心脏装上“移动救护车”

2021-11-08 16:35:5039健康网
核心提示:为了找出真正的病因,陈样新教授在刘伯出院前为他安装植入式心电监测仪,在刘伯回家后不久,便捕捉到一次持续长达46秒的室性心动过速,这才是导致刘伯晕厥的“元凶”。

医学指导: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 王景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 陈样新

81岁的刘伯(化名)今年8月突然晕倒在家,两三分钟后自行苏醒。为了查出病因,刘伯来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就医,冠脉造影发现前降支近中段狭窄约80%,于是植入支架解决冠脉狭窄问题。但为刘伯接诊的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心血管内科副主任陈样新教授判断,晕厥背后另有“元凶”,刘伯出院后可能会再次晕厥甚至可能发生心脏性猝死。

为了找出真正的病因,陈样新教授在刘伯出院前为他安装植入式心电监测仪,在刘伯回家后不久,便捕捉到一次持续长达46秒的室性心动过速,这才是导致刘伯晕厥的“元凶”。于是,陈样新教授为刘伯植入了兼容3.0T核磁共振的ICD,有效预防他再次发生晕厥,并降低心脏性猝死的风险。

心电监测仪捕捉“蛛丝马迹”,揪出晕厥背后“元凶”

据刘伯回忆,自己今年8月突然晕倒在家中,意识丧失2到3分钟后自行苏醒。对晕厥诊治有着丰富经验的陈样新教授接诊后,仔细询问刘伯病史,对这个老年患者突发晕厥背后的原因若有所思。刘伯入院后,动态心电图及头颅CT等检查并未发现明显异常,冠脉造影发现前降支近中段狭窄约80%,考虑刘伯平时偶尔会感觉胸部不适,所以陈样新教授为他在前降支植入一枚支架。

虽然支架手术解决了刘伯严重的冠脉狭窄问题,但陈样新教授凭着多年的丰富临床经验判断,这次晕厥并不是狭窄病变所能解释的。不找到令人信服的证据,明确刘伯晕厥背后真正的“元凶”,他出院后可能还会存在再次晕厥,甚至发生心脏性猝死的风险。

于是陈样新教授与该院党委书记、心血管内科主任王景峰教授商量后,决定给刘伯安装植入式心电监测仪,以捕捉或鉴别刘伯晕厥是否由间歇的心律失常事件导致。出院前一天,刘伯在病房床边植入了心电监测仪。

植入式心电监测仪及植入后影像

出院后一个月,刘伯回到医院找陈样新教授复诊,陈样新教授除了询问病史和查体以外,同时程控调取了心电监测仪里面存储的数据记录。果不其然,发现刘伯在国庆节期间的某天凌晨2点多,发生一次持续长达46秒的室性心动过速,这是一种严重威胁生命的恶性心律失常。由于持续性室性心动过速诊断明确,陈样新教授将刘伯收治入院。

入院后常规检查未见异常,冠脉原支架部位也完好无损,也没有心肌损害等其他因素。最终,老伯晕厥的“元凶”被抓住,正是险恶的室性心动过速。为了有效预防刘伯晕厥再发,降低发生心脏性猝死的风险,陈样新教授为刘伯植入了兼容3.0T核磁共振的ICD。

陈样新教授团队为刘伯成功植入兼容3.0T MRI的ICD

磁共振兼容ICD,患者的“移动救护车”

陈样新教授介绍,晕厥在临床上十分常见,约40%的人在一生中会有过晕厥发作,但其病因繁多、机制复杂,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心律失常。但由于晕厥发作具有偶发性和不确定性,常规的检查方法常常无法明确诊断。

“Framingham研究表明即使经过常规的无创和有创检查后仍有近40%的晕厥患者无法明确病因,其中以心源性晕厥的概率最大。”陈样新教授说道,心源性晕厥的危险性最高、预后最差,而植入式心电监测仪在明确心源性晕厥的诊断上发挥关键作用。植入式心电监测仪能连续检测心电活动近3年,并能对快速性心律失常和缓慢性心律失常进行自动记录,目前已被世界各国指南和专家共识作为不明原因晕厥和隐源性卒中(不明原因的卒中)的一线推荐。刘伯也正是因为植入式心电监测仪才明确了室性心动过速的诊断,得到了及时的治疗,有效地降低了晕厥和心脏性猝死的发生机会。

导致刘伯发生晕厥的室性心动过速,是一种最常见的严重威胁生命安全的恶性心律失常,也是导致患者心源性猝死的最重要原因之一。陈样新教授介绍,植入术心律转复除颤器(ICD)是目前预防心脏性猝死最有效的手段,可以在患者发生室速、室颤以及心脏停搏时进行第一时间的自动识别,并自动放电、起搏治疗,及时挽救患者生命,堪称“移动救护车”。

不过,传统ICD植入后患者无法进行核磁共振检查,但是刘伯已经81岁高龄,又合并有其他慢性疾病,未来有需要进行磁共振检查的可能。如果在几年前碰到这样的问题,会让临床医生陷入两难境地:不装ICD,患者将承受心源性猝死的极高风险;安装ICD,患者将失去接受MRI检查的资格。而如今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两全的解决方案——兼容磁共振检查的ICD。陈样新教授为刘伯植入的就是最新兼容3.0T磁共振的ICD,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也是国内首批使用这项新技术的医院。

据介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王景峰教授团队早在约10余年前就开始在华南地区率先开展植入术心电监测仪(此前也叫植入式心电循环记录仪)的植入,在晕厥的诊断和鉴别诊断上,为无数患者明确了病因并给予了及时有效的治疗。而且目前袖珍的新一代植入式心电监测仪可以使用大约3年,可以兼容3.0T磁共振,还能在床边植入,极为方便,特别适合那些偶发晕厥或隐源性卒中难以捕捉证据的患者。作为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候任主任委员,王景峰教授带领团队在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等领域走在国内前列。

(通讯员:张阳、黄睿 图: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