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走近住院总医师的“on call 24 小时”

2021-09-20 10:03:0539健康网
核心提示:39健康借此采访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四名住院总医师,走近他们的“on call 24 小时”。

在医院年轻的医生群体中,存在一类特殊的人——他们似乎在医院“扎了根”,别人会叫他们“住院总医师”,而他们之间则会开玩笑地称对方为“老总”。

这并不是一种职称,而是医生的岗位,从接手的那一刻起,意味着他们需要开始独自面对压力,处理各种疑难杂症,沟通会诊机制,继而才能成长为成熟的临床医生。

在这段昼夜不停连轴转的住院总岁月,破茧成蝶的蜕变与成熟,贯穿了悲悯、坚守、无悔与成长,也充满了疲惫、焦虑、委屈……39健康借此采访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四名住院总医师,走近他们的“on call 24 小时”。

急诊科住院总医师:古力文

担任时间:2021年3月——至今

年轻不言累

经历了3年的轮科培训,今年3月1日,28岁的古力文成为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的住院总医师。

早上8点,古力文穿戴整齐,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请住院总立即到前台抢救”,交接班刚结束,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急诊室的广播就呼叫起来,古力文直奔分诊台,只见一名白发苍苍的阿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的家属焦急着大哭。“没有意识!未触及颈动脉搏动,叹气样呼吸!”

面对乱局,古力文当机立断给阿婆心肺复苏,1分钟后,除颤仪提示室颤,必须及时除颤。随后,在心肺复苏与除颤的交替进行中,阿婆的大动脉有了搏动,意识也逐渐恢复。

10分钟内,一条鲜活的生命成功抢救回来,古力文稍微松了口气,继而投入更紧张、更繁忙的工作中去。

先是教授查房,妥善处理前一晚留观及抢救过来的病人,接着完善患者的诊疗计划并及时分流病人,之后古力文需要第一时间询问病史、判断病因、检查用药,分秒必争地参与急救,并重点关注危急病人。

“白天大家都在,还能互相照应着,晚上就得全靠自己了!”看着时钟指向6点,匆忙扒了几口盒饭后,古力文赶紧回到急诊室。这个时间段,挂不上号的紧急病人、外地转运过来的患者会陆续前来,至凌晨1、2点时,城市已万籁俱寂,只有急诊科依旧熙熙攘攘、灯火通明。

后半夜,古力文终于可以小憩一下,她仔细地把手机设置成“铃声+震动”模式,以放大声音的穿透力,“呼之即来,来之必战”,已成为古力文的常态。

“偶尔会感到委屈,特别繁忙时,如果患者家属还不理解,也会偷偷流泪。”谈到7个月住院总生涯的心得体会时,古力文说话的声音有点无奈,“但我觉得还是要多去体谅患者和家属吧,有时候病人抢救不过来,就要经历生离死别,有些患者久病在床,为了看病掏空了家底,还有的辗转多家医院也找不到病因,碰到这些情况,心里会特别难过。”

“面对长期的高压工作,会觉得累吗?”

“年轻嘛,不累。”对于39健康的提问,古力文笑着回答,稍显疲倦的眼睛弯成一条弧线。

急诊科住院总医师:李丹妮

担任时间:2020年12月至今

争分夺秒,为患者打通“生命通道”

失去意识、颈动脉搏动消失、没有呼吸,老人这是心源性猝死,“你先按压做心肺复苏,你快上除颤仪,你来上呼吸机!”在不大的急诊科里,几位护士围在老人身旁,李丹妮正大声地指挥抢救,沉稳果断,有条不紊。

李丹妮成为急诊科住院总医师已经9个多月,一头利落的短发,做事干练、心理素质强大,因此常被同事们戏称为“女汉子。”但即便如此,在跟39健康谈起一天救治5位主动脉夹层的病人时,依然心有余悸。

“记得是12月21日,从早上8点刚交班不久,就有主动脉夹层的病人被送到抢救室。”李丹妮说,在心血管疾病中,主动脉夹层被称为灾难性危重急症,急诊抢救就是与时间赛跑,只是谁也不能保证最后的结果。最终由于夹层已经破裂,这位68岁的老人没有赢过时间。

之后的几位主动脉夹层的病人抢救效果都不理想,“真是喝水都塞牙缝”,李丹妮回忆道,那时心里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晚上10点,一位在上班时突发胸痛的49岁男性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心电图显示ST段抬高,怀疑是急性心梗,但冠脉造影却没有发现冠脉的问题,难不成又是主动脉夹层?”李丹妮不敢有一刻怠慢,也不能有一丝差错,完善CTA后,明确就是夹层!患者立即被送进急诊手术,最终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

类似的情景,在她的生活不知出现了多少次,但李丹妮告诉39健康:“虽然累,但看着患者‘躺’着进的医院,康复后能够‘走’着离开,累点真的不算什么。“

儿科住院总医师:郭楚怡

担任时间: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

住院总医师就是言听计从到独立抢救的转变

“哇——”随着响亮且有穿透力的第一声啼哭,一个新生命完成了自己降临人世间的宣告式。

距离产床有几米远的郭楚怡,听到哭声传进耳朵里,看着新生儿被护士抱到旁边的保暖台上,是个白里透红的胖小子,她紧绷的弦,稍稍松了一些。

这位产妇有不良孕产史,之前生过两胎都夭折了,妇产科担心这次也会有突发状况,于是把儿科的住院总医师郭楚怡呼叫到产房会诊。她不解,胎儿的各项检查数据正常,估重将近6斤,出生时间也在预产期内,应该是个健康的宝宝,怎么会有意外呢?

没等郭楚怡细想,这个呱呱坠地的新生儿,脸色瞬间从粉红色变成了灰白色,胸部没有起伏,四肢无力,哭声渐弱。

“从出生到异常,整个过程不超过1分钟。”这是郭楚怡担任儿科住院总医师的第2个月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她瞬间有些慌乱和意外,但幸好准备工作做得足,她很快反应过来,通过气管插管、心肺复苏对新生儿进行抢救。不一会儿,心跳、血压、血氧饱和度和脸色都恢复正常了。

郭楚怡终于放下心来,没有太多的时间驻足,身为住院总医师的她,还要去到儿科的另外三个病区走动,一旦遇到突发情况,随时准备抢救。“日行上万步不在话下。”她开玩笑说。

“辛苦是肯定的,尤其看着很多病人去世,心理压力非常大,但是收获也不小。”郭楚怡说,从一开始对上级医生言听计从,到后来自己逐渐独立做决策、抢救病人,这对她来说,是业务能力提升最大的时期,也是受益匪浅的时期。

偶尔走在路上,一些家长见到她,会热情地跟她打招呼,“被人记得的感觉很好。”郭楚怡笑言。

内科住院总医师:江竞舟

住院总时间:2020年2月——2020年12月

人生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7点不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已经是一片忙碌,对于内科住院总医师江竞舟来说,又一轮持续24小时的生命赛跑即将开始……

这24小时内,他得随时随地拿着手机,不论是内科病房、急诊室还是其它科室,不论是白天还是深夜,一旦手机响起,他都必须第一时间出现,最忙的时候,他曾一天要处理10几台“急会诊”,他说等到第二天交接班时已经是“行尸走肉”了,三十岁的男人崩溃起来,就在那么一瞬间。

这天晚上10点,救护车的尖啸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江竞舟正习惯性地从桌上拿出速溶咖啡,为了提神,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五杯,刚喝一口,身上手机随即响起,急诊来电:一位耄耋老人因心律严重失常,在急诊室晕厥,需内科住院总医师紧急会诊。

推开急诊抢救室的大门,眼前一片嘈杂,“心跳只有20几次每分钟,面色苍白,皮肤湿冷,持续头晕呕吐,心电图检查显示: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并心源性休克!”急诊医生匆忙地向江竞舟阐述病情。

“赶紧呼叫‘二值’,必须立即给患者行床旁紧急心脏临时起搏器植入术!”江竞舟一脸严峻,正常情况下安装起搏器需要到导管室在x线透视下进行,老人显然等不了。江竞舟娴熟地配合着‘二值’,快速消毒铺巾,行右颈内静脉穿刺,快速植入导丝,扩皮,置血管鞘,送电极导线,根据腔内心电图调整电极方向……十分钟后,规律的起搏钉带动着老人的心脏规律跳动,众人这才长吁一口气。

这样的情形,每天都在上演,一直救人的江竞舟自己也曾置于风险中,新冠疫情爆发时,他被派去支援发热门诊,“说心里不担心是假的,但医生的责任心告诉我必须要坚守在第一线。”江竞舟说,那时回家,吃饭是在单独的房间里吃的,晚上也只能独自待在房间里,避免与妻儿接触。

如今,江竞舟已经成为了心内科的主治医生,和39健康谈及刚过去那一段“住院总”的时光,他心里充满感激和思考,“有救过来的,也有经过努力,患者还是离开的,你才发现,人生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